寺院“住持”稱謂演化史

來源:菩薩在線      發布者:賀雪垠      時間:2019-04-29

住持一詞,在僧眾耳里并不陌生。它代表了一種職位,是一座寺院的領導人。但住持一詞最初并非此意,你知道寺院“住持”稱謂的演化史嗎? 


原為安住、維持之意



在佛教經典中,我們總能看到“住持”一詞,如《圓覺經》中曾說道“一切如來,光嚴住持”,《七佛經》中則說道“住持教化,宣說法教”。住持,其梵文原意為安住、維持。


隨著佛教的不斷發展,在中土佛教中,“住持”一詞被賦予更多意義。《南海寄歸內法傳》稱“夫教授門徒,紹隆之要,若不存念,則法滅可期……必能準教奉行,即是住持不絕”。此時“住持”可為僧眾維護佛法并扶持佛法、傳承佛法使其永久流傳之意。


辭典將“住持”一詞譯為:安住于世而保持法也。這一系列都說明“住持”最早是被當做為動詞,指的是濟度眾生、維持佛教之意


住持——寺院首腦



有學者認為“住持”一詞作為寺職出現于叢林中始于五代時期。《東岳冥福禪院新寫藏經碑》中云:“是院先有主者僧順公……與先院主僧道言相繼住持六十余載。”但此時,“住持”仍是維持佛法之意,“院主”才為實質性僧職。


等到了北宋,“住持”一詞常被用為前綴,如“住持沙門”、“住持院主”、“住持賜紫某”等。人們將“住持”與表示僧人職位的詞語放在一起,此時的住持并不代表其他含義,而僅僅作為一個前綴語素,這也使得“住持”一詞由原先的動詞慢慢名詞化。


崇寧二年完成的《禪苑清規》一書中,將寺院首腦稱為“住持人”,《禪林寶訓》中提及寺院院主也常以“住持人”代替。此時“住持”一詞的名詞化與職位化已初步完成。


而南宋趙彥衛編撰的《云麓漫鈔》中,則有這樣地記載:漢明帝夢金人……隋曰道場,唐曰寺,本朝則大曰寺,次曰院。在法,寺有寺主,郡有僧首,總稱主首。宣和三年,禁稱主字,改曰管勾院門、同管勾院門事,供養主作知事,庵主作住持。建炎初,避御名,并改曰住持。至此,“住持”一詞正式成為寺院首腦的職位稱呼


住持職能



住持者,主持佛法之名也。叢林立住持者,藉人持其法,使之永住而不滅也。夫法者,大圣之道也;戒定慧者,持法之本也;僧園眾務者,持法之事也。本立而事乃治;事治而本愈固。故住持之人,其關系最重大也。


住持作為寺院的領導者,綜合管理寺院內的各類事務。包括修持、寺務、戒律清規、弘法、經濟財務等。當然,住持最主要的職責在于弘揚佛法,帶領僧侶走上菩提大道,因此說法活動是其首要職責所在。除說法活動以外,寺院的各類法會活動也通常由本寺住持主法。


同時,住持作為寺院代表,也是對外事務的負責人。住持作為寺院的一張“名片”,參與寺院的對外交流活動。寺院的對外交流通常為叢林之間的教內交流、不同派系的教外交流、寺院與普羅大眾的僧俗交流以及與政府之間的工作交流與制度學習等。


新時代下的住持



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住持作為寺院的最高領導者,國家給予了高度重視。住持,不僅僅是單獨的一個寺院職位亦或是一個寺院形象,更代表了佛教在社會主義社會中的形象,乃至中國佛教的對外形象。


一座寺院的住持,要能帶領僧侶適應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與佛教管理制度,需要帶領僧侶合理合法地開展佛教活動。因此,如今的住持,其內涵更為豐富,其職能也更為艱巨與多樣化。


1993年國家頒布的《全國漢傳佛教寺院管理辦法》對寺院住持的任選與職能進行明確規定,1997年中國佛教協會第六屆常務理事擴大會議上通過的《關于全國漢傳佛教寺院住持任職退職的若干規定》,對住持的任職資格及職能進行補充說明


住持一詞,經過不斷地演變,已由最初的安住、維持之意演繹為寺院職位,但其根本還是旨在弘揚佛法。


新時代下,一系列的政策文件為住持“保駕護航”,確保其規范化、法制化、民主化。


看完,你了解寺院“住持”稱謂的演化史了嗎?


(圖:許長征 趙曉軍 王強 章柏云 文:賀雪垠)



(責任編輯:李蘊雨)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