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天童寺的“茶禪一味”如何影響日本茶道?

來源:菩薩在線      發布者:施琪      時間:2019-06-25

(轉載自:甬派,原標題:天童寺的“茶禪一味”如何影響日本茶道?)


寧波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起航地,也是古代中國向外生發、交流、傳播中華文化的重鎮,譜寫了一幕幕文化交流的佳話。


元代著名畫家王蒙的《太白山圖》



翻閱舊照片,很多寧波人會有一張與天童寺的童年合影,壓在玻璃臺板下面,與歲月一起泛黃。


小時候詞匯量有限,凡是進肚子的食物,無論啃、嚼、嘬、呷,一概以“吃”代替,常常把喝茶說成吃茶,遭到父母一頓搶白。


之所以對“吃茶”一事耿耿于懷,是后來讀到那樁著名的“吃茶去”公案,心生不平:這茶不是明明也能“吃”的么?


年長后知道了,遠古的神農氏就把茶葉嚼碎后“吃”進腹中“解毒”。


宋代的中國人包括天童寺僧人,并不像現代人用茶葉泡湯棄渣而飲,而是將茶葉蒸碾焙干,研制成細末飲用。喝茶時還會選擇一二水果與點心,稱之茶點。


“抹茶法”傳到日本,應該歸功于天童寺。包先生細細查閱《天童寺志》《大藏經》《五燈全書》等3部典籍,發現里面一共記錄了唐代天童寺咸啟禪師的6條法語,其中第一條就是“吃茶”。“咸啟禪師說出'吃茶'兩字,比趙州那句三個字的經典偈語'吃茶去',至少要早20年。”



寧波天童寺天王殿


天童寺初建于西晉永康元年(公元300年),宋代被列入禪宗五大名剎之一。


在海上絲綢之路歷史上,寧波是日本佛教的“圣地”,而天童寺則是這一“圣地”的象征。


唐時寧波稱明州,經濟繁榮,造船業發達,那時從明州出發,橫渡東海,可直接到達日本的博多,所需時間也就十來天。


遙望千年,這條東去水路把柔滑絲綢、精美陶瓷、清香茶葉以及參悟人生的智慧,輸出國門;而榮西、道元乃至后來的雪舟等一批批日本禪僧,也是通過這條快捷路徑,乘坐顛簸的風帆大船,抵達寧波三江口,聞道東吳天童寺。


今年3月21日,一場春季文物大展在貝聿銘先生設計的日本美秀美術館揭幕,展品來自日本著名禪宗文化中心——京都大德寺龍光院。


這是大德寺龍光院400年來破天荒第一次將寺院收藏的茶器、書法等全部“可移動”文物,向世人公開。展覽最奪目的要數兩件重量級國寶:“曜變天目”和《法語·示璋禪人》。


 “曜變天目”是早年留學浙江天目山佛寺的日本僧侶歸國時帶走的一只宋代茶碗。此碗表面聚集了星星點點的釉斑,釉斑隨著光線變換會發出迷人多彩的奇特光芒。


據說釉斑系茶器燒制過程中釉面氣泡爆裂所致,而發生“曜變”的概率低于萬分之一乃至十萬分之一。


這種古法燒制現已失傳,這只宋代黑釉茶碗由此被譽為“最神秘的曜變”。


曜變天目



天童寺那塊石碑上除了《佛果老人法語》,還刻有一段《跋天童中峰庵佛果應庵兩祖語偈碑》文字。


崇和師父指著石碑解釋,這段跋為明朝天童寺方丈密云圓悟所寫,文中稱贊《佛果老人法語》“此語、此偈,誠萬世之模范”,并說明勒碑之由來:“不肖于崇禎辛未年領天童事,侍者通布于中峰庵基榛莽中,得一殘碑,洗出拓之,乃不肖上二十代祖佛果圓悟勤禪師示十九代祖虎丘隆禪師法語,及十八代祖應庵華禪師送十七代祖密庵杰禪師偈。眾皆謂自宋歷元,至今已六百年,以為奇特至寶。”


《天童中峰庵佛果應庵兩祖語偈碑》



今年5月中旬,央視科教頻道《探索·發現》欄目分“傳承”“延綿”上下兩集,播出大型紀錄片《天童寺》,再現了這座千年古寺深厚的文化底蘊以及它對“海絲”的歷史貢獻。


這一貢獻體現為在佛教、建筑、書畫、陶瓷、飲食等諸多方面對鄰邦的傳播。


天童寺是一個縮影,象征了一個民族如何以開放姿態,輸出物質與精神的成果并被別人所認可。人類的各種文明不正是在你來我往中交流、互鑒、進步,并最終造福于人類自身?



《五山十剎圖》復印件(局部)


巨幅長卷《五山十剎圖》為入宋日僧所作,翔實、完整地摹寫了我國南宋時期最著名的禪寺大剎,是記錄江南禪寺建筑的重要文獻。寺院形制、伽藍配置、家具法器等均以圖形、線條和實測尺寸精準記錄。


令人驚喜的是,圖中千年之前的天童寺——一庭一閣、一欄一檐,無論是精巧的建筑構件,還是氣象宏闊的寺院全貌,仍能與今天的天童寺一一對應。




(責任編輯:李蘊雨)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