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陀行者體光法師

來源:菩薩在線      發布者:施琪      時間:2019-06-25

(轉載自:青原山凈居寺,原標題:頭陀行者體光法師)


體光法師(1924--2005),字印玄,臨濟正宗五十二世,俗姓袁,河南項城營村人氏,少時出家,童貞入道,執持禁戒,飽參實學,中興青原祖庭,續演百丈家風,安單接眾,道風遠播度眾無數,實乃僧人之楷模也。



 一、童貞入道          

          

體光法師自幼聽聞韓湘子、呂洞賓八仙故事;每逢夏季炎熱,或到河邊、或至樹下露宿,從小養成獨居習慣。稍長,便萌入山修道之念。自此,眼不看女色,手不觸女身,亦不共女人言語。


1941年,法師18歲,秋日,遵海山老和尚師命,與師兄弟三人同往湖北棗陽寶林寺依傳宗老和尚受三壇具足大戒。冬,法師于作務之余,跣足免冠,在雪地一字一拜《法華經》,三個月拜完,一居士來寺見此感動而出家。次年去白馬寺親近自如老和尚,為侍者,學習禪門儀軌。22歲至靈巖山參訪印光法師,恰逢印法師圓寂,便參加紀念印光法師念佛法會,親禮妙真法師修學凈土法門多年,又往普陀山修習念佛法門。后至高旻寺、天童寺修習禪定數載。在天童寺親近圓瑛法師,為悅眾,圓瑛法師向來拜見他的僧人言:“我們這里有一位從太白頂來的,修行功夫很好,你可以親近他。”體光法師剛進天童寺邁步行香時,首座和尚就說:“大家看,今天我們這里又來了一位老參師父。”時天童寺十方僧人來參禪者達五百余人,法師不過20來歲,氣象已不同凡響。


在天童寺,體光法師聞百歲禪宗泰斗虛云老和尚在南華寺,即思前往。于是,體光法師一路南行,遍參江南鼓山等名剎。至南華寺一見虛云老和尚,猶游子見母,悲欣交集,從此萬緣放下,息心他游。

    


二、中興祖庭


1939年,云居山真如寺慘遭日軍炮火,殿堂樓閣毀壞殆盡后,剩下一片荒涼景況。1953年7月,虛老和尚應請前往恢復千年祖庭。時山上滿目瓦礫,荒草遍地,只有三間破舊大寮和四位僧人。虛云老和尚到云居山后,體光法師聞訊前去依止,與僧眾一道墾荒、種莊稼、修復寺院,餐風露宿,廢寢忘食。開發水田百余畝、旱地六十多畝,每年可收取水稻六七萬斤,紅薯、馬鈴薯七八萬斤。寺院的鐵瓦都是他們一肩一肩從山下挑上去的。由此可見,當時恢復興建云山真如寺是何等的艱辛。


體光法師追隨虛云老和尚在云居山一住三十余年,其艱苦卓絕的精神、堅忍不拔的毅力,堪稱人天之師范、僧眾之楷模。其間1981--1983年,法師在云居山半山祇樹堂,自種自食,終日禪坐,主閱《華嚴經》。山下群眾或居士送來供養,多讓其轉供山上僧眾。并大力支助山下瑤田寺的重建,尼師至今感激不已!體光法師在云居山數十年間,除參禪外,所閱經論較多。


1983年經國務院批準,青原山凈居寺被列為全國對外開放的重點寺廟之一。1984年,吉安市(縣級)政府報上級政府決定,在保持原有建筑式貌基礎上重新修復凈居寺。1990年,體光法師應吉安市政府和吉安信眾之邀請,到青原山凈居寺祖庭住持法席至2005年,1993年10月8日榮膺方丈。在這十五中,法師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不但引領僧眾力弘農禪并重之祖訓,而且不斷修復凈居寺歷代之古建筑。1992年主持“七祖行思和尚歸真塔”(七祖塔)的恢復重建;還修復了大雄寶殿,重建了鐘樓、鼓樓、客堂、禪堂及山門,并先后募集善款重修了資國寺大雄寶殿、山門等建筑,致使兩地殿堂雄偉、金相煥彩。



三、丕振宗風


體光法師自幼久住禪堂,功夫深厚,規矩嫻熟,閱歷豐富,解行相應,眾望所歸,學者仰之如泰山北斗。1984年,應真如寺方丈朗耀之請,法師回寺護持禪堂,他根據南北參學所得和虛老和尚教益,很快將禪堂規制恢復周全,如法禪修。法師應請住持青原道場時,領眾熏修,身體力行,持戒坐禪,日無虛度,每日講授禪堂規矩,開示修行要領,接引初機、提攜后學,不遺余力,使得青原山在數年間,聲名鵲起,宗風大振,四方衲子聞聲而至,不絕于途,青原山遂成為禪門重地。法師門風高俊,規矩甚嚴,歷來不事經懺,不攀外緣,唯以持戒參禪、念佛為要務。每年禪七,少則七七,多則十七,甚至連年舉辦般舟七,以高齡之軀率眾百日行道。且不事宣傳,潛修密證,凈居寺儼然一派禪林古風再現于世。


四、紹隆佛種


體光法師住持青原十五載,紹隆佛種,光復祖師道場,培養佛教人才,承前啟后,繼往開來。勸導僧俗,仔仔不倦;嚴守戒規,以身作則;隨機說法,方便接引;傳授戒法,植種德本;智悲雙運,化導群萌。衲子望風而歸,信眾聞訊而至。由是法師座下英才濟濟,受其教化者,遍及海內外,數以千萬記。蒙其剃度者,出家眾等百余名,其中,妙安、妙心等肩荷重擔,弘化一方;妙吉法師、文竹居士等,著書立說,啟發群迷。攝受皈依弟子不可計數。宗風重振于當今,慧燈朗耀于時下。使祖道以重光,令正法而久住,體光法師功德巍巍!


當凈居寺修復工程竣工之際,體光法師已屆72歲高齡,盡管兩序大眾和有關領導誠意挽留,他功成身退,提出按十方叢林制度選任新方丈,而不是把寺院直接交付給自己的徒弟,并表堂言:“不管是青原山或是四面八方的人,只要受過三壇大戒的比丘都可以參加選方丈。”如此之高風亮節令人欽佩不已。



五、隨機說法


體光法師他解行相應,宗教兼通;信愿堅定,理事圓融。在他住持凈居寺十五年間,本著“僧伽應以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的宗旨,以其至德之隆,誨而不倦。開示接引學人時,觀機逗教,對癥下藥;權實并舉,緩進急攻;針砭時弊,力挽頹風:有精辟獨到之處。


體光法師以其在佛教界的影響,曾任江西省佛教協會第二屆理事會副會長、第三屆理事會咨議委員會副主任,吉安市青原山凈居禪寺、吉安縣資國寺住持,浙江天童寺、江西云居山真如寺、廬山東林寺首座等職,聲名遠播于海內外,不愧為一代禪門宗匠。


體光法師住持青原十五載,光復祖師道道,樹立僧人榜樣;承前啟后,紹燈續焰;整頓僧紀,純正道風;精進修持,矢志不渝;化導僧俗,以身作則;開示說法,孜孜不倦;宗風大暢,薪火相傳。信眾遍及大江南北;栽培僧才,數以萬計。化緣已畢,示入涅槃。于2004年臘月十五日,跏跌入滅,享年81歲,僧臘六十有七,戒臘六十有三,弟子將其全身舍利裝缸建塔于凈居寺后山。(文:九江市宗教文化研究會研究員、武寧縣佛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舒實波)



(責任編輯:李蘊雨)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