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環:農禪與戒律的沖突

來源:農業考古      發布者:施琪      時間:2019-04-26

02-17-IMG_6736.jpg

集體勞作


農禪要在中國推行,首先面臨與佛教戒律相沖突的問題。在印度戒律里規定僧人應以乞食為生,不得墾土掘地,以免殺死地下的生命,也為了避免滋生煩惱,干擾修行。不但掘地耕種被禁止,連挖地、種 樹、種菜也不允許。中國雖以大乘思想為主流,但在形制上基本遵循小乘戒律。而中國的文化價值以尚農為主,且國土廣袤,對勞動力的需求很大,難以容忍一個群體可以與塵世脫離,不事生產,向人乞食,不盡生產義務,不受王權監管,故自佛教傳入中國以后, 出家僧眾不事生產招致不少非難。


對此,佛教內部立即給予了回應,著名的有法琳《辯正論》的反駁:“謀道不先于食,守信必后于饑。是以,桀溺矜耕,孔子譬諸禽獸;樊須學稼,仲尼譏于小人。稷下無位而招祿,高其賢也;黔婁非仕而獲賜,尚其清也。 善人之道,何必耕稼! ”法琳先從古來儒、道圣人的道先于食的主張出發,后又從佛教三世因果的角度來闡明耕與不耕各有因果,認為修道比經濟問題更加重要。 這種反擊在中國崇尚實用理性且尚農的大環境中,其效果是極其有限的,在經濟生活中也難以令人信服。

 

為適應中國的風土民情,有些中國僧人以佛制的“隨方毗尼”及隨事制戒方式作為原則調整僧伽的生存方式,在此過程中發展出一套適合中國實際情況的僧團管理制度,稱為“僧制”,其中包括沙彌耕作寺田和僧徒許蓄私財的內容。 《大宋僧史略》卷中記載:“鑿空開荒,則道安為僧制之始也。 ”


到禪宗祖師道信、弘忍時期,以“四儀皆是道場,三業咸為佛事”的禪學思想指導下,提出了“坐作并重”的思想,提倡從事生產勞動,墾荒耕田,以解決山間僧眾的生存問題,并認為勞作是坐禪的基本保障,是修行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此正式將生產勞動以資養色身的方式列入了禪行當中,成為禪眾修道首先要做的事情。“坐作并重”通過墾荒定居、自耕自養的方式,改變了以前禪宗游方修頭陀行的修學方式,為持續擴大的流動僧眾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更為以后禪僧團持續穩定發展提供了有力經濟保障。 

 

隨著禪宗的發展,從馬祖道一禪師以下,提倡的 “平常心是道”、“一切言語動作皆為佛性妙用”禪學思想,使禪修走入了日常生活和勞作中,開創了農禪方式,使農與禪完全結合起來。因當時馬祖僧團已然成為江南的選佛場,影響很大,而弟子們繼承或開創的叢林又遍布湘贛皖浙閩等地,農禪作為叢林中最基本修禪方式和經濟制度,不得不引起整個佛教界的注意,所遭非議自然很多。且自達摩至百丈懷海的三百年間,禪僧通常居于律寺,禪宗的行儀修持不能全部遵守律寺的制度,遂使禪宗僧人于說法住持之間,不合規度之事常有發生。傳統戒律與禪宗僧之間的不適宜處已經充分顯露出來,戒律的束縛對禪宗及農禪的發展必然有很大影響。(文:邱環)



(責任編輯:李蘊雨)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