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采訪了智慧長老身邊17個人,收集了這些故事

來源:菩薩在線      發布者:施琪      時間:2019-08-28

微信圖片_20190828191307.jpg

智慧長老法相


我們采訪了17位智慧長老身邊的人,聽他們講述與長老之間的小故事。


“很多事情,外人不知道”

 ——紹根長老

現任香港佛教僧伽聯合會會長


我們倆從小就認識,當時我在寶蓮禪寺做知客,后來是我勸他出家的。我勸他:“一生忙忙碌碌,不如跟隨舅父出家了。你可以在寶蓮禪寺,拜舅父為師。”出家后有機緣可以為社會謀福祉,他就禮筏可大和尚為師。


建天壇大佛是智慧法師提出來的。有一天,他說想建一座大佛。剛好,有日本人來寶蓮禪寺參觀。日本人說:“我們免費幫你建大佛,不過要給我們一塊地蓋酒店。”智慧長老當時沒同意。


后來,他見到趙樸初會長,說了這件事。趙樸老不想讓日本人建大佛,也不想寺院與商業化沾邊,當場決定幫寶蓮禪寺建大佛。當時,趙樸老發動全國寺院籌款,又介紹航天局來建造大佛,最終建成了天壇大佛。很多事情,你們不知道。


后來,智慧長老為了報答趙樸老相助之恩,發心建希望學校。他問我建一個希望小學200萬元夠不夠。我跟他說:“在山區建學校用不了那么多錢,30萬足矣,你要想捐建學校,我可以幫你往返聯絡也算是因緣。”這些年,一共建了400多間學校,經我手建的有200多間。及至萬佛寶殿建成后,為紀念趙樸老助建大佛之恩,所以將其中一個大堂命名為“樸初堂”用以垂范后人。


“他很愛護我們年輕一代”

——明生大和尚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

廣東省佛教協會會長


落實宗教政策后,老和尚大力支持佛教建設,全力支持廣州光孝寺和仁壽寺等寺院的建設。他經常問我們,寺院建設情況如何,是否需要幫助,廣東佛教發展情況如何。


有活動邀請他,他都很樂意過來。他去過廣東很多寺院。記得有一次普陀寺活動,老和尚不能當天參加。他特意準備了禮物,提前來送祝福。作為晚輩,我當時真的很感動。


老和尚很愛護我們年輕一代,和他在一起沒有畏懼感。我們去香港,老和尚總會親自接待我們。他是講廣東話的,每次見面都會說“點乜”(廣東話,意為“怎么樣啊”),會問我們廣東話說得怎么樣。其實,我講得不太好。


我對老和尚最大的印象就是他老人家心胸非常開闊,待人接物十分親切,對后學非常提攜。


“他真的很細心”

——愿炯法師

寶蓮禪寺董事


我在寶蓮禪寺做了很多年。1991年,健釗長老告訴我“你要講經”,幫我申請在香港文化中心講經。我記得當時連續3天,每天2.5小時,有2200多人前來聽經。


那個時候,智慧長老已經是寶蓮禪寺的方丈了,他也告誡我講經很重要,所以我壓力很大,準備了半年多。


準備期間,長老經常很認真地告訴我:“講經一定要一炮紅,不紅,你就完蛋了。”長老很關心我的功課,經常督促我,問我準備得怎么樣了,讓我快點用功,一定要好好準備。


有一年,我們去斯里蘭卡請佛陀舍利回港。有位博士送了我100多尊佛像,我一個人不好拿。長老就叮囑同行的人一人幫我拿一尊。他很細心,會注意到這些細節。


“我從未見過這么謙卑的人”

——心慧法師

健釗長老弟子


我認識智慧長老是因為我師父健釗長老。他們同一期受戒,師兄弟關系很好,一起研討佛法,一起做希望工程,一起代表香港、澳門對外交流。


智慧長老無論公事還是私底下,都不會發脾氣。他升方丈前非常活潑,我們經常和他開玩笑。


有次去歐洲旅游,同行的人希望他扮演乞丐。他真的去演,演得很生動、幽默。大家都很開心。他真的沒有把自己的身份放在心上。把他的東西藏起來,即使“愚弄”他,他都不會生氣。


我從未見過智慧長老這么謙卑的人。長老住持大嶼山幾十年,真的沒把自己當成大和尚,一直很隨和。


“這是一個遺憾”

——潘覺華(男,45歲)

智慧長老侄兒/過繼兒子


老和尚還沒出家前是我叔叔,后來我過繼成為他的兒子。再后來,他出家了。我兒子現在也叫老和尚“爺爺”,他們見面很歡喜。我常帶兒子看望老和尚。


我兒子很小的時候,老和尚就很想抱他。但老和尚眼睛不好,一只眼睛基本失明,另一只眼睛視力也不好。老和尚擔心抱不穩小孩,一直沒做親密的舉動。這是遺憾的地方。


本來,我想在兒子讀幼兒園的時候,讓他穿著校服和老和尚拍照留念。但因緣不具足,再也沒有機會了。這是一個遺憾。


“老和尚真的很不容易”

——潘覺勤(男,56歲)

智慧長老侄子


1939年,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打來香港,生活十分艱苦。昂坪村有農田,但食物不夠。當時,老和尚才6歲,一個人下山找食物。


昂坪村的土地只能種小紅薯,大概只有兩個手指這么粗。但紅薯是當地農民的,每個家庭的食物都很緊張。所以只能帶很小的紅薯回山。沒有東西裝紅薯,老和尚就把衣服脫下來裝。衣服很破,紅薯很重。到了寶蓮禪寺,發現紅薯都掉沒了,就又哭著下山將紅薯撿回來。


回到寶蓮禪寺,他將紅薯給姐姐。姐姐罵他為什么拿這么多。他哭著和姐姐說,山上很多人對他很好,他想要報恩,想和大家分享紅薯。從此以后,姐姐再也沒有責罵過他。這個山,我都要走1個多小時。當時他才6歲,路也沒有現在好走,真的非常不容易。


那個時候讀書很艱苦,沒有錢,都是讀義學。老和尚只讀了2年,我讀了6年。我的爸爸是農夫,家庭經濟條件也不好,學費都是老和尚贊助的。我工作以后也正是受老和尚的影響,贊助弟弟妹妹上學。


“往往簡單才從真心出發”

——劉潔芬(女,60歲)

參與天壇大佛建設工作


筏可老和尚圓寂后,智慧長老想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于是背著行囊出國游學。看到埃菲爾鐵塔、緬甸大金塔等標志性建筑后,長老覺得香港佛教也應有個代表性建筑。“如果有個慈悲祥和的佛像,能向全世界展示,那該多好!”


經過多年的努力,長老手繪的佛像終于成型了。1993年,天壇大佛如期開光,莊嚴地屹立在大嶼山。


智慧長老3歲就在寶蓮禪寺,畢生守護這個道場。度過艱難的抗日戰爭后,他在廢墟中拾回“大茅棚”(寶蓮禪寺前身)橫匾,重建寺院,足跡遍布鳳凰山、大東山、彌勒峰。經過數十載努力,現在的寶蓮禪寺穩固宏大了。


“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學生”

——惲福龍(男,60歲)

筏可學校校長


微信圖片_20190828191318.jpg

惲福龍校長與智慧老和尚合影


微信圖片_20190828193008.jpg

潘國健老師(左一)、惲福龍校長(右二)為智慧老和尚過壽


老和尚是我們的校監,也是我的boss。學生當他是爺爺,是爸爸。


老和尚特別關注孩子的學習情況,經常問我哪些孩子可以考上大學。聽到孩子念書好,他會特別開心。他叮囑我要用心對孩子,多幫助他們。他常告誡我:“雖然孩子們背景不是最好的,但要用心愛他們。讓他們學會尊重自己,尊重父母。”


有一次,嵩山少林寺的師父來香港。老和尚立馬給我打電話,說少林寺有僧人來港,要表演功夫給學生們看。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學生。他不一定要求學生成績好,只希望學生能夠喜歡學校,高興地學習,多認識外界的事物。


“老和尚很重視教育”

——潘國健(男,61歲)

筏可學校老師


微信圖片_20190828191322.jpg

潘國健老師(左二)與智慧老和尚合影


有件難忘的事發生在寶蓮禪寺。有一天,老和尚認出我是筏可學校的老師,握著我的手叮囑:“希望你們和校長把學校好好地辦下去”。當時我很感動。


因為我只是個普通的老師,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老和尚依然囑托我辦好這個學校。從這件事能看出老和尚很重視教育,重視這所學校,重視每一位老師和學生。


微信圖片_20190828191325.jpg

潘國健老師偶遇獨自散步的智慧老和尚


一天早晨,所有人都找不到智慧老和尚,唯獨潘國健老師一出門就遇到獨自扶著輪椅散步的老和尚,其他人隨后過來看到此景,便拍照記錄下來。


“我應該感謝老和尚”

——黃德志(男,66歲)

筏可學校老師


微信圖片_20190828191328.jpg


1977年,我就在筏可中學任教了。老和尚是校董,很體諒我們這些年輕的老師,給我們提供宿舍,租金很便宜。


筏可中學是寶蓮禪寺和香港佛教聯合會一起辦的。當時,大澳沒有任何教育機構,漁民的孩子受教育程度很低。老和尚以舅舅的法名創辦學校,初心是以佛法教化大眾,為大澳的小朋友提供更多的教育機會。筏可中學是大澳第一所學校,改變了這個地區的教育。


作為筏可中學比較前期的老師,這40多年來,我看到寶蓮禪寺和老和尚在推廣教育上取得的成就。很多學生畢業了,在社會上打拼,取得不少成績。


筏可中學教師是我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一份工作。2018年我就退休了,仍然和老和尚有接觸。老和尚總和我說,謝謝我幫寶蓮禪寺和筏可中學做的這些事。其實,是我應該感謝老和尚,感謝他為我提供工作和生活上的幫助。


“老和尚真的很注意細節”

——陳長弟(女,58歲)

昂坪村村長


八九歲時,我幫父母在寶蓮禪寺山門外擺地攤,賣一些小東西。那個時候,我第一次見到智慧長老。長老一臉莊嚴,印象非常深刻。


長大后,長老幫我提高舉止談吐、學識等方面,幫助我成長為村長。記得有一次,有位很重要的嘉賓來村里參加水陸法會。當時,我穿得比較樸素,正想回去換件體面點的衣服。老和尚和我說:“沒關系,不用換衣服。可以穿當地的服飾,用真誠坦然的態度去接待貴賓就可以了”。老和尚真的很注意細節。


當時,昂坪村生活條件比較差,報紙等各方面的資訊都沒有,但村里的孩子需要學習、讀書。長老就為孩子們安排好住宿。


“他從不罵人”

——肖桃中(女,49歲)

護工


我是2008年8月開始照顧老和尚的。老和尚十分隨和,從不罵人。他養了一只狗。有時候狗會吃一些東西,我們就罵它。老和尚說:“你們不要罵它。罵它,他也不會聽你的話。”連狗都不忍心罵,更何況是人。


因為我是女性,又長期照顧老和尚,所以有時候會聽到閑言碎語。老和尚會安慰我:“不管別人說什么,都不要聽,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你只需要照顧好我的飲食起居,做好本分工作。要包容、忍讓,學會放下。”


有一次做早飯,麥片煲焦了,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老和尚卻說:“不要緊,不要緊。好也是一餐,不好也是一餐。”說完,他當場將麥片吃掉。老和尚的飲食很清淡,早餐是麥片和面包,午飯是半碗米飯和素菜,晚上就一碗面。


“老和尚和大家相處得很好”

——妙容法師(女,72歲)

智寬法師(智慧長老姐姐)的弟子


一九七幾年的時候,智慧老和尚40多歲。有一天,他突然得了急性肝炎,被送到醫院。當時,全寶蓮禪寺的法師和昂坪村村民一起念經回向給他,希望老和尚早日康復。


這些事是大家自愿發心去做的,這種舉動以前從來沒有過。還好,當時老和尚的病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痊愈。這件事說明老和尚和大家相處得非常好。


“老和尚用平等心對待每個人”

——杜向瓊(女,40歲)

寶蓮禪寺素菜館服務員/領班


我是2000年來寶蓮禪寺的。剛來的時候,什么都不懂。有一次,臺子沒有擺好。老和尚看到后,喊我們過去,為我們示范臺子應該怎么擺。這些小事,老和尚都會認真教我們。


老和尚用平等心對待每一個人。除了關注我們的工作,老和尚還關心我們的日常生活,經常詢問我們的家庭情況,幫助我們。


15.我是1996年來寶蓮禪寺的。面試的時候要求試菜,老和尚為我的菜打了60分,提了一些中肯的建議。我也按照老和尚的要求,一直嚴格要求自己,用心對待每道菜。


平常有客人來,老和尚都會告訴我客人是哪里人,需要什么樣的菜式,什么樣的口味。面面俱到,十分貼心。


老和尚很慈悲”

——李瑞蓮(女,60歲)

寶蓮禪寺素菜館接待員


一些被丟棄的動物,老和尚都會領養。四五年前,有一只野狗生了一窩狗,夭折了四只,剩下兩只。一只送給別人,另一只老和尚自己養著。


這只狗現在還在寶蓮禪寺。我們答應老和尚會繼續把它養在廟里。我感覺阿財已經知道主人走了,這幾天都很傷心。它很懂事的。


“我們很感謝老和尚”

——杜苗鳳(女,45歲)

寶蓮禪寺保安


我現在是保安,之前是齋堂服務員。2003年,非典爆發,寶蓮禪寺現在的不少員工都處于失業狀態,但家里需要開支。老和尚很慈悲,留我們在寶蓮禪寺工作。我們很感謝老和尚,很尊敬他。


智慧長老,3歲自南海家鄉赴港,往大嶼山寶蓮禪寺投靠在寺內為僧的筏可和尚。由一名放牛拉柴的小牧童,到寶蓮寺董事、第七代住持及董事會住席。回首80多年的寶蓮心路,智慧長老說過,“到了一把年紀,許多事都試過了,但我凡事只管努力去做,苦樂功過都不會留在心里。”他的處世哲學就是,把一切放下,無掛無礙,簡簡單單。(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李蘊雨)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